北京滴滴4年4起涉性刑案3起发于顺风车有司机通过锁死车门完成性侵_波克城市德州扑克透视

发布时间:2018-10-12

 

原题目:北京滴滴4年4起涉性刑案3起发于顺风车 有司机通过锁死车门完成性侵

  新京报快讯(记者王巍)日前,滴滴顺风车因温州女性遇害事务而遭到下线整改。今日(28日)上午,新京报记者从海淀法院相识到,在2014到2018年间北京市规模内,滴滴司机涉性犯罪的案件共计4起,其中顺风车3起。法官表现,现在的刑事案件中,尚无案件追究平台刑事责任。

凭据海淀法院统计,2014-2018年北京规模内,可查滴滴车主在完成订单历程中犯强Jian罪2起、犯强制猥亵妇女罪2起。其中,顺风车涉案3起、快车1起。4起涉性案件中,有2起司机通过锁死车门、阻止下车方式完成性侵。

作为对比,法官发现同期出租车涉强Jian罪案件2起,黑车涉强Jian罪1起。法官表现,思量到黑车中犯罪数相对较高(被害人不报案)、破案难度更大,现在从有限数据上,不能以为滴滴推高了犯罪发生率。

同时,思量到在京滴滴司机(含顺风车)生齿基数应该要大于其他出行方式,因此,尚无数据和证据支持,滴滴以及顺风车提升了性侵案件的发生率。

虽然不能以为使用滴滴刑事案发率高于其他类型出行方式,但法官以为,不能否认平台对案件的发生没有起到推行动用。举例来说,现在发生滴滴案件可分为两种类型:第一组案件为衍生型强Jian,滴滴司机在完成订单后,和搭客建设私人关系(加微信),后在第二次晤面时实行强Jian共4起(顺风车2起、快车2起),这些犯罪中均缔造了一个特定场所,一个被滴滴誉为“半公然、半私密”的密闭空间,而司机在此空间内有强盛的心理和物理掌控力。被害人对被告人的显着轻信与相识场所不无关系。

第二组案件体现为滴滴司机面临犯罪不作为。其中的案例为拼车订单中女搭客显着酒醉、司机放任拼车男搭客将其带走,未做任那边理,后女搭客被强Jian,该类案件反映出在平台设计中缺乏司机努力推行宁静保障的便捷途径和有用的制度激励。

法官表现,现在所有刑事案件中,尚无追究平台刑事责任的案件。

作者:王巍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