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东金主入局特斯拉私有化?起底石油富翁们的造车国界

  

发布日期:2018-10-12
【字体:打印

原题目:中东金主入局特斯拉私有化?起底石油富翁们的造车国界

一边是马斯克对特斯拉私有化“信心满满”的推文:“正在思量将特斯拉私有化,每股 420 美元,钱已到位。”业内人士推测马斯克暗指沙特主权财富基金(后文简称PIF)将增持私有化后的特斯拉股份。

一边则是PIF“事不关己”的亮相:“现在为止,并没有对特斯拉私有化体现出兴趣,且PIF不会在没有追求软银的指引的情形下举行此类投资。”

扑朔迷离,岂非是官方仍处刻意遮盖时期,但马斯克与沙特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在私下相同中,已经交换了默契的眼神?亦或者只是被层层推测,杜撰色彩严重的坊间谣传?不得而知。

但可以确定的是,自穆罕穆德2015被正式立为王储,并掌管PIF后,其对造车、AI、出行、零部件、电池,等与汽车相关的工业,均举行了大手笔的投资结构——操盘手穆罕穆德上任的第二年,便向Uber投资35亿美元,成为有史以来美国公司靠风投获取的最大规模融资案。

而正是在马斯克推文宣布特斯拉私有化前不久,PIF刚刚建仓20亿美元持有特斯拉股票,约占该公司股权的5%左右,成为特斯拉第八大股东。

而且,PIF照旧在战胜了一些难题后才如愿持仓的——最初PIF曾直接与马斯克联系有关购置新发型股票的事宜,可是特斯拉没有接纳行动。随后,PIF在摩根大通的资助下获得了二级市场的头寸,刚刚得以持仓,可见其投资特斯拉的坚决性。

PIF对特斯拉股票的执着持仓,加之,在马斯克与PIF举行多次联系后的时间截点,推文宣布私有化,并声称“钱已到位”,很难让人不做遐想,这绯闻传的好像“有理有据”。

实在这只是冰山一角。中东地域各支基金,尤其是主权基金,涉及汽车行业投资的历史悠久,且实例颇多,下面我们就来细数石油富翁投资汽车行业的“隐秘往事”。

早在1969年,科威特投资局便对戴姆勒举行了投资,在靠近半个世纪的持股中,科威特投资局与戴姆勒配合履历了许多起升降落,好比戴姆勒1998年收购克莱斯勒,亏损近十年,再次将其低价出售,面临巨额损失,完全可以撤资,但科威特投资局选择以大局为重,决议继续持有这笔投资以免造成更大的负面影响。在李书福持有戴姆勒9.69%股权之前,戴姆勒其时的第一大股东仍是持有6.8%股份的科威特投资局。

无独占偶,2008年因经济危急缘故,戴姆勒股价暴跌,而值此难关,阿布扎比主权基金阿巴尔投资,向戴姆勒注资19.5亿欧元,缓解了其严重的现金危急,同时拥有该团体9.1%股权,一度成为戴姆勒团体最大股东。

2009年,卡塔尔投资局成为了保时捷的股东,占股10%,厥后保时捷被公共汽车以换股的形式收购,该主权基金因此持有了公共汽车的股票。据悉,卡塔尔投资局曾是公共优先股的最大持有者,也是公共汽车通俗股的第三大股东,划分持有公共汽车近13%的优先股和17%的通俗股。但受到“排放门”影响,卡塔尔投资局遭受了严重的账面损失,并在连续扩大中。

观致汽车注册信息的前身,是奇瑞量子,而命名中量子,正是指以色列最大的投资公司,量子基金。十数年前,奇瑞仍是海内自主品牌一哥,而在量子基金的注资下,观致汽车的向上探索得以出发。2017年,观致汽车宜宾建厂的新闻传出,意在扩大新能源车型的产能建设,借动能转换实现翻身,同时,宜宾政府将向观致投入巨额资金,以稀释量子和奇瑞在观致的股比。

石油富翁们对汽车工业的结构,笼罩了亚西欧三大洲。

除了这些乐成的案例以外,也有着阿布扎比主权基金和迪拜国际投资争相注资捷豹路虎未果的新闻,甚至乐视汽车在追求资金时也曾联系过中东地域的多家主权财富基金,这也侧面说明晰,主权基金对汽车市场投资的热情。

投资造车的逻辑与野心昭然若揭。主权基金,指掌握在一国政府手中用于对外举行市场化投资的资金。而拥有这种基金的主流国家,正是一些因油价上涨获益匪浅的中东产油国。

石油资源富厚的政府喜欢在油价居高的时间囤积资金,以备经济不景气之时缓解资金压力。现在,石油价钱已经大幅下跌,这些财富储蓄最先施展作用,资助政府应对预算赤字以维系正常运作。

降低依赖:主权基金往往涉及到国家经济命脉,而石油富翁们显然履历了太多次能源危急带来的经济颠簸,于是纷纷将基金投放至越发多元化的领域。

若是说已往主权基金主要流向传统车企,是对石油关联行业的投资试探,其间仍有双方正向的相互作用,那么在汽车动能转换的今天,岂非投资新能源汽车企业的主权基金们是在搬石砸脚?

显然,石油富翁们的逻辑已经发生了转变,不行再生资源终将坐吃山空,而尽早结构新能源,以及未来生长空间辽阔的出行、科技、AI等领域,才是万全之策,于是,集大成者的汽车工业,似乎成为了一个,让中东产油国降低对石油工业过分依赖的完善选择。

资金雄厚:上图为2017年中东地域主权财富的Top5排行,不难看出,主权财富往往都拥有着凌驾千亿美元以上的体量,足以支持其同时向多个领域投资的需求,同时,对单个领域的投资额也可以拥有比其他资源类型更富足的额度空间。

在主权财富的“恐怖”的资金量眼前,生怕那位戴着爱马仕腰带喊着500万产能的金主爸爸,终究要相形见绌,自降几辈儿了。

正值汽车四化的“弯道”,而在此时依赖自身资金雄厚的优势,介入资金需求重大的汽车工业,再合适不外。对于造车新势力来说,毋庸置疑的是:钱能解决许多问题,也能为初创车企完成许多梦想,包罗在这个“弯道”完成对传统车企的“赶超”。

野心久远:纵观石油富翁们情有独钟的车企名单:戴姆勒、保时捷、特斯拉……不难发现,主权基金持有股权的车企都很靠谱儿,要么是体量重大的“汽车发现者”,要么是逾越豪华的“奢侈品”,再要么就是新能源汽车的“标杆”。

在众多“佼佼者”身上投资,最大水平上降低了投资风险,保证了稳固利润,同时目的放久远,意在扶持其继续制霸自己善于的领域,即便履历账面亏损,也并不思量减持,甚至要“抄底”增持,当市场重拾信心,则利可长图。

于是,石油国的王储们,不仅终将登上国家的王位,也将在全球汽车工业国界之上,终得王位稳坐。这即是,石油富翁结构汽车工业的逻辑与野心。

责任编辑:

【纠错】责任编辑:通北北王

官方微信

官方微博

网站地图  |   法律声明  |   友情链接  |   常见问题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中国建筑集团有限公司  苏ICP备192037号-5

京公网安备 110107435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