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堂”翻新反抗组织观察,错上加错

  个体违纪违法干部不甘在党纪法例眼前“束手就擒”,从而上演了种种奇葩“戏码”。福建省龙岩市冠豸山机场管委会副主任、连城县政府党组成员吴大东在面临组织审查时,伪造借条、虚伪起诉,还大搞“沙盘推演”;四川省蓬安县委原书记袁菱被人举报后,把行贿老板一个个叫过来“模拟对话”,同老板订立攻守同盟……

  违纪违法干部反抗组织观察的征象并不鲜见。部门干部在面临观察时,心里想的不是老忠实实交接问题,争取组织的宽大处置惩罚,而是费尽心血加以反抗,作“狗急跳墙”。但事实证实,所有的“起劲”不外徒劳,“挣扎”的效果也只有一个,就是使自己越陷越深,最后也越摔越重。

  绞尽脑汁贪图蒙混过关

  “查我,你们要思量结果!”江西省德兴市委原书记何金铭在接受观察时果然呐喊,并团结他人一起销毁会计凭证,“退”回受贿赃款,态度之嚣张跋扈让人叹为观止。

  北京大学廉政建设研究中央副主任庄德水以为,反抗组织审查的方式主要有两种,一种是官员与利益相关职员串供、订立攻守同盟,另一种则是给审查职员施加压力。

  梳理各级纪检监察机关对违纪违法干部的转达发现,在这些“滋扰、故障组织审查行为”的党员干部当中,多数人指向“串供、订立攻守同盟”。好比,浙江省政协原副主席、党组副书记斯鑫良在得知组织对其有关问题线索举行观察后,与其妻及部门行贿人订立攻守同盟,转移赃款赃物,滋扰、故障组织审查,性子恶劣,情节严重。

  串供、转移赃款赃物越来越成为一些官员反抗组织观察的“标配”。不少糜烂官员热衷于“造假”,贪图祛除证据于“无形”,瞒天过海、蒙混过关。安徽省委巡视组原副组长方克友,为掩饰多起违纪事实真相,与多人勾通,编造虚伪还款协媾和催款、答应还款手机短信,统一口径,反抗组织审查。

  若是说与行贿工具团结实行“造假”还比力“低级”,那么对内部文件、资料举行造假则显得更为隐藏。安徽省阜南县方集镇马街居委会党支部书记方跃武在面临组织观察时,就通过找镇党政办有关职员窜改镇党委会集会记载的方式,制造赔偿款是经集会研究赔偿给他的假象。方跃武自以为所作所为“天衣无缝”,但在观察职员的“火眼金睛”之下,终究掩饰不了自己违纪违法的事实。

  为了反抗组织观察,防止事端败事,江西省赣南医学院原党委书记黄林邦专门请了心理咨询师为妻子举行心理领导;在甘肃省领土资源厅原副厅长张国华面临贿款感应焦虑时,心理医生身世的妻子刘淑平不是对其耐心启发,劝其“转头”,而是通过一次次“心理领导”,助其胆子越来越大,而且配合到场受贿,最终双双锒铛入狱。

  据江西省纪委一位干部透露,有的官员在纪委对其有关问题举行初核时数次找人串供,甚至专门模拟纪委问话;有的在案发前与从事公检法事情的支属配合研究纪委的办案要领,试图找到毛病“突围”;另有的在听到纪委要观察他的风声后,四处打探新闻、托人讨情。当办案职员将其带离办公室时,还从办公桌上发现了写有他自以为会影响办案的职员姓名和电话的字条。

  “天欲令其死亡,必先让其疯狂。”个体违纪违法干部放肆销毁证据质料,给“封口费”阻止他人揭发,对举报人举行攻击抨击,绞尽脑汁反抗组织观察。事实证实,这些不外是掩耳盗铃之举。

  负隅顽抗实则作茧自缚

  《中国共产党章程》划定,党员必须维护党的团结和统一,对党忠诚忠实,言行一致。

  反抗组织观察,就是对党不忠诚、不忠实的体现。诸多案例证实,在完整的证据和铁一样平常的事实眼前,“挣扎”只会是徒劳,太过的“反抗”更是错上加错。

  只管云云,部门违纪违法官员出于熟悉上的无知、判断上的错误,甚至对政界“潜规则”有着过分“自信”,把贪腐归罪于情况影响,将责任推脱于“上面压着”,试图将自己隐身于虚幻的“宁静屋”。

  在国家行政学院教授竹立家看来,“反抗组织审查”是2015年以来比力新鲜的说法,但并不是一个新的征象。在查处糜烂官员的历程中,一直都存在官员怀有荣幸心理,贪图蒙骗过关的情形。

  庄德水指出,不少人以为可以把赃款藏起来或者蒙混过关规避观察,实在是对纪律划定的内容明白不深。事实上,这样的行为就属于反抗组织观察。

  新修订的《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第五十六条明确,反抗组织审查,包罗串供或者伪造、销毁、转移、隐匿证据,阻止他人揭发揭发、提供证据质料,容隐同案职员,向组织提供虚伪情形,掩饰事实等行为,对有上述行为的,给予忠告或者严重忠告处分;情节较重的,给予打消党内职务或者留党察看处分;情节严重的,给予开除党籍处分。

  反抗组织观察实则“罪加一等”。北京科技大学廉政研究中央主任宋伟表现,违纪干部反抗组织观察的基础目的是为了掩护自己的不妥利益,然而最后不仅逃不掉,还会被加重处分。

  在党纪王法眼前,任何反抗组织观察的行为,无异于作茧自缚,“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形式再变终会现形,名堂再多也“过不了关”,只有自动交接问题才是唯一选择。

  坦率从宽才是准确选择

  习近平总书记在党的十九大陈诉中指出:“全党同志特殊是高级干部要增强党性磨炼,不停提高政治觉悟和政治能力,把对党忠诚、为党分忧、为党尽职、为民造福作为基础政治继承,永葆共产党人政治本色。”

  对党忠诚就要言行一致。面临组织观察,违纪违法党员干部尤其要坦率从宽,追求组织明白,争取获得宽大处置惩罚。许多专家一致以为,党员干部必须准确看待组织审查,唯有努力配合观察、如实反映情形、自动交接问题,争取从轻或减轻处分,方为正道。

  广西壮族自治区北海市银海区福成镇第一低级中学原校长张文旺伙同他人接纳不入账的方式将开学预收的学生伙食费收入私囊,在自动向组织坦率后,获得“第三种形态”方式处置惩罚,最终被给予开除党籍、行政革职处分。

  “心里的石头终于落下了!只有自动向组织说清晰,才是唯一的出路,谢谢组织给了我纠正的时机,让我在人生路上栽了跟头还能爬得起来。”接随处分通知书后,张文旺如释重负。

  知错能改,善莫大焉。党员干部只有正视错误,自动交接问题,老实悔罪才气换来心田安宁。

  与反抗组织观察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一段时间以来,“自动投案自首”正成为热词,越来越多的违纪违法党员干部失路知返。

  新修订的《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第十七条明确指出,自动交接本人应当受到党纪处分的问题的;在组织核实、立案审查历程中,能够配合核实审查事情,如实说明本人违纪违法事实的,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分。

  “耍小智慧,早晚都市摔大跟头,反抗组织观察是一条不归路。”福建省永春县委常委、县纪委书记、县监委主任江渊表现,违纪职员只有自动交接问题,争取组织从轻或者减轻处罚,才是唯一准确的选择。(知墨 庄培榕 杜润梅)

  共有39091条评论